明升体育 > 新闻资讯 >

点击:

徐玉玉案宣判 父母:不要赔偿只要严判

  (原标题:徐玉玉案今日宣判 悲剧如何不再重演?)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关注轰动一时的山东“徐玉玉案”。根据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公告,今天上午9点,被告人陈文辉、郑金锋、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陈福地诈骗、侵犯公民个人信息一案,将公开宣判。

徐玉玉案宣判

  差不多一年以前,刚刚被大学录取的徐玉玉,接到了一通诈骗电话,对方以发放助学金的名义,骗走徐玉玉上大学的费用9900元,报案后徐玉玉因情绪异常,导致心源性猝死,不幸离世。经临沂市公安局法医和两名法医学专家认定,徐玉玉的死亡原因与诈骗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今天上午9点,临沂中院将进行宣判,等待7名被告的究竟是怎样的惩罚?徐玉玉的悲剧画上句号,而对于依然猖獗的电信诈骗活动,我们又该如何保护自己?

  去年8月,在收到南京邮电大学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徐玉玉接到一个电话,说当天是助学金发放最后一天,要求她20分钟之内赶到自动存取款机进行操作。当时父亲还没下工回家,徐玉玉赶紧拿着学费银行卡骑车去了最近的银行,卡里存有一万元学费,结果被骗。徐玉玉的父亲徐连彬回忆,虽然父母安慰她说没关系,但徐玉玉仍然懊恼不已,一直痛哭,要跟他连夜报警,“出了派出所门口走了不到三分钟路,就在三轮车上歪倒了,我叫她不搭腔,下来一看我就哭,我找人抓紧时间打120。”

  当医院急救人员赶到时,女孩已经没有呼吸和心跳。徐玉玉不幸离世,引发全社会对电信诈骗的空前关注。

  这起案件随后成为最高检和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案件。今年2月28日,案件经山东临沂公安机关侦查终结,确定了7名犯罪嫌疑人,移送到罗庄区人民检察院,随后报送到临沂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徐玉玉案公诉人谭长志向记者介绍案件侦破的复杂性,“案子牵扯地域比较广,嫌疑人是外地的,作案也在外地,而被害人是临沂的,牵扯到公安的工作量很大。后期审查时,证据比较繁杂。”

  公诉机关指控了7名被告,陈文辉涉嫌诈骗罪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其余6名被告涉嫌诈骗罪。法庭辩论结束后,陈文辉等7名被告人进行了最后陈述,均表示认罪悔罪。“对受害者一直心感不安。当时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心里确实很难受,所以一直心里不安,才到当地公安局投案自首,希望能争取宽大处理。在外面有犯罪的,还是有在骗取其他受害人钱财的,希望能经过我们这件事情之后,不要再去骗取别人钱财。”

  不管被告如何认罪悔罪,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这7名被告人究竟会面临怎样的惩罚?徐玉玉案公诉人谭长志在接受央广记者采访时分析,第一被告人涉嫌两种罪名,一是涉嫌诈骗罪,另一个是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其余6个被告涉嫌诈骗罪。他们交叉结伙在海南海口市、江西新余市、广西钦州市还有江西九江市四个犯罪场所,通过从网上购买非法获取的高考信息、购房信息,主要以高考学生为诈骗对象,冒充教育局、财政局,以发放贫困学生助学金、以购房补贴为名实施诈骗活动。这个案子涉及诈骗金额特别大,高达56万余元。拨打的诈骗电话2.3万余次,属于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并且造成一名高考大学生徐玉玉死亡,后果很严重。

  徐玉玉案的教训惨痛,本应该引发公众的警惕,但也应该看到,即使过了已经整整一年的时间,仍然不时有人掉进电信诈骗的陷阱。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副教授朱巍认为,出现魔高一丈的现象,说明现行的网络实名制仍有改进空间。“目前我国网络实名制不是基于身份证号码,而是基于手机号码实名制。虽然有些城市100%地实现了手机实名制,但手机号码的注册人和使用者有时是分离的。这就让犯罪分子有机可乘,特别是银行卡,银行卡是实名的。有人会问如果用银行卡实施诈骗,警方实施包括冻结、顺藤摸瓜等办法应该能找到犯罪分子,但为什么打击力度还不够?就是因为现在好多的银行卡也不是实名的。有的人用自己的身份证办了银行卡号后,再把自己办的卡高价转让给犯罪分子。倒买倒卖银行卡、手机号的情况确实存在,如何落实网络安全法,就要将电信实名制的落实提到最高等级位置。实名制是防止电信诈骗的基础。”

  互联网时代,每个人的信息都在线上线下通过不同渠道流转,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我们的信息可能会被窃取、利用,从而方便给不法分子“精准诈骗”。徐玉玉一案即将告一段落,可是要防止悲剧不再重演,除了对骗子采取高压态势,如何保护我们的个人信息不被泄露,将是公众、媒体、运营商、主管部门同时思考的问题。

  如何骗了徐玉玉?

  四个环节,环环相扣

  最高检还通过官方微博披露了陈文辉等人详细的诈骗过程。

  该案公诉人、临沂市检察院公诉二处检察员李涛说,从案件本身看,陈文辉等7名被告人结成犯罪团伙、分工明确、流窜性强、危害性大,该团伙诈骗过程可分“四个环节”分工负责,环环相扣。

  首先,由被告人陈文辉、郑金锋网络购买公民个人信息、台词剧本,租赁诈骗场所,购买手机、手机卡等作案工具;

  其次,被告人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冒充教育局、房产局工作人员拨打一线电话,照本宣读发放助学金、购房补贴的台词剧本,诱骗被害人拨打二线诈骗电话领取款项。

  然后,陈文辉、郑金锋冒充财政局工作人员,接听被害人回拨的二线电话,以发放助学金、补贴款为由,诱骗被害人向特定账户汇款、存款。

  最后,被告人郑金锋、熊超、陈福地负责转移诈骗赃款,并汇入陈文辉、郑金锋的专门存放赃款账户,完成犯罪。

  据了解,由于陈文辉购买的个人信息主要是山东省高考学生信息,这导致受骗者绝大部分是徐玉玉这样的山东籍高考学生,检察机关已查实认定的被骗考生有20多人。

  法庭有何争议?

  是否因诈骗致死

  法庭上,徐玉玉到底是不是因为电信诈骗电话导致的死亡这是本案最大争议点。

  陈文辉的辩护人邀请临沂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法医作为鉴定人出庭作证,公诉机关则邀请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和中国政法大学证据科学研究院两位教授作为专业人士出庭作证。鉴定人和专业人士在法庭上结合徐玉玉被骗前身体状况,被骗后的异常情绪及医院抢救记录等分析徐玉玉死亡原因,认为徐玉玉死于心源性猝死,她的死亡与被诈骗之间有因果关系。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徐玉玉住院抢救的病历、住院期间的主治医生都被纳入办案视野。

  因备受社会关注,徐玉玉案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临沂市检察院有关负责人介绍说,“徐玉玉案发生后,临沂市检察机关在最高检、山东省检察院的指导下,先后成立批捕专案组和公诉专案组,提前介入案件指导侦查。”

  据最高检官微介绍,办案过程中,临沂市检察机关要求公安机关针对徐玉玉的死亡原因出具鉴定意见;调取全部的诈骗电话通讯数据,并且制作通讯数据分析报告;调取全部涉案银行卡的交易明细,并且调取洗钱账户挂名人的证言;调取洗钱组取款录像;针对共同犯罪的犯意联络,重点讯问各被告人等。这对建立完善的证据体系,推进案件办理奠定了坚实基础。

  徐玉玉案的第一公诉人临沂市检察院副检察长谭长志在接受《检察日报》采访时透露,

  对于证据存在的问题,先后与公安部门召开两次座谈会,及时向省院、最高检汇报三次;对于其中公民信息泄露的问题,派员赶赴济南与信息管理平台的管理员进行座谈,具体了解杜天禹侵入平台的相关技术。

  贩卖信息的是谁?

  黑了系统的19岁少年

  在徐玉玉案中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是,徐玉玉的个人信息究竟是如何被泄露的?

  据徐玉玉的家人说,在案发的前一天,徐玉玉的确收到了发放助学金的通知,恰巧就在第二天,陈文辉犯罪团伙就将诈骗电话打给了徐玉玉,他们还能准确地说出徐玉玉的个人信息,这也成为徐玉玉上当受骗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根据检方的披露,陈文辉等人是从今年19岁的杜天禹处购买的徐玉玉的个人信息。这位19岁少年案发前在某公司作渗透测试程序技术员,“职责就是测试网站的漏洞,提出修复建议”,每月工资六七千元。

  杜天禹通过自学掌握不少编程知识和“黑客”技术,为了修炼自己的技术水平,杜天禹业余时间经常在搜索一些网站,测试对方的“安全性”,一旦发现漏洞,便利用木马侵入内部,“打包下载个人信息、账号、密码”。杜天禹称,他获取到山东考生信息是在测试“山东省2016高考网上报名信息系统”网站漏洞时找到的。

  “我喜欢乱花钱,工资不够花,无意中发现个人信息可以‘卖钱’。”杜天禹称,有一次他在网上的一篇文章中得知这些信息还可以卖钱,于是开始在网上贩卖这些考生的信息。后陈文辉与他取得了联系。

  “万万没有想到,却因为自己一时贪图利益的行为,夺走了与自己同龄的徐玉玉的生命。”目前,杜天禹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已被移送到罗庄区检察院审查起诉,他很懊悔:“被关个几年,人就废了。”

  而徐玉玉的家人为了对抗思念,把玉玉的物品都卖掉了,基本上一件衣服和一支笔都没有留。但这种做法似乎并不有效,玉玉的身影还是会时常出现在李自云的梦中,在梦里,妈妈李自云说玉玉还是以前的样子,扎着马尾辫,穿着以前的衣服。

  但一觉醒来,李自云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本文地址:/xinwenzixun/385.html
本文关键字: 徐玉玉  宣判  父母  不要  赔偿  只要  严判  标题  徐玉玉    

阅读本文的人还感兴趣:

作者:修订1.1  2018-04-14 15:27

喜欢此文章,请推荐你的朋友来此网站。